“慢火车”拉动大别山驶向快车道

来源:  发布时间:2020/9/10 10:39:43  点击率:6566次


8332次“慢火车”行驶在大别山腹地。彭 琦 摄



■制图 刘坤弟


 

  8月的大别山,一片葱茏。

  在长满马尾松、杉树和油茶树的丘陵间,京九铁路逶迤而过。

  铁路两旁的群山,是鄂豫皖苏区革命先辈战斗过的地方,是刘邓大军千里跃进的地方。

  大别山,国家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着这里的山山水水,牵挂着山里的老区乡亲。2016年4月和2019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安徽和河南考察调研期间,两次走进红色大别山,与当地干部群众共商脱贫攻坚大计。

  铁路把革命老区发展放在心上,落实在行动上。

  1996年9月1日,京九铁路开通,距今已整整24年。大别山区也已连续24年开行公益性“慢火车”,仅2019年就运送旅客36.5万人次。遇“铁”则兴,依“铁”而旺,如今的大别山,迈上了脱贫致富的快车道,奔向了经济发展的高速路。

  一趟车串起一条金线

  大动脉不能落下偏远小站,小康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每天7时05分,8332次“慢火车”都会准时从麻城站发车,穿越大别山驶向淮滨站。这趟仅有3节车厢、站站停的绿皮车,成为车流繁忙的大京九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在62岁的宋明学看来,“慢火车”是“扶贫车”。他的儿子儿媳在福州打工。暑假他带着孙子去探亲,临近开学了,又带他们回潢川的家:“我年轻时候也坐这个车去打工。火车拉着我们两代人出去赚钱,希望孙辈们长大后能坐这个车去上大学。”

  在33岁的王婷看来,“慢火车”是“公交车”。提着化妆包、打扮新潮的她,给车厢带来了一份时尚感:“我是一名化妆师。这些年人们有钱了,对化妆的需求越来越多了。沿线几个县都有我经常服务的客户。”便宜、便捷、准时的“慢火车”自然成了首选。“这趟车就像公交车。”王婷拿出新县到光山43公里票价仅3元的车票说。

  在16岁的刘盼盼看来,“慢火车”是“长校车”。她每周乘“慢火车”从新县穿过大山到潢川上学。手机一点,可以选座的电子客票只要几元钱。“坐铁路‘校车’上学,爸妈放心!”她说。

  从外出务工流为主到务工流、通勤流、学生流、旅游流叠加,在这趟车上工作了10多年的列车长姜建鹏感受很深:“这正体现了铁路尤其是‘慢火车’给当地带来的变化。”近年来,8332/8331次列车持续优化服务,车体升级,座椅更换,车厢环境焕然一新。在姜建鹏看来,“慢火车”就是大别山老区新时代发展的一个窗口。

  开行在大别山的公益性“慢火车”是全国81对公益性“慢火车”的缩影。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把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作为扶贫攻坚主战场,在全路范围组织开行81对公益性“慢火车”,开行范围覆盖全国21个省区市,途经35个少数民族地区,其中国家级贫困县市达104个,在贫困地区串起一条条幸福的金线。

  一个站辐射一片区域

  “慢火车”串起了一条线,辐射带动了一片区域。

  8332/8331次列车停靠的光山,这几年有了大变化。城区高楼绿树相得益彰,官渡河沿岸风景如画,山坡上油茶花向阳盛开,新农村建设不断加快。

  光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这里是著名的“信阳毛尖”产茶区,有砖桥月饼、糍粑、黑猪腊肉、咸麻鸭蛋、青虾、野山茶油、油条挂面、甜米酒、红薯粉条等“光山十宝”远近闻名。但由于交通不便,这些特产曾经“藏在深闺人未知”。因此,光山百姓对铁路有着特别的情感。

  “‘慢火车’带来大变化。铁路对我们光山太重要了。”光山县副县长汪葵说,“光山站的建设,事关光山县发展大局。”

  乘汽车从光山站出发,向西行进会走上一条双向六车道、宽阔平展的大路。从电子地图上看,这条路建得笔直,一端是光山县主城区,另一端是光山站。

  这条名为天赐路的高等级公路是光山目前基础设施建设标准最高的县域主干道,也是光山依托铁路进行区域发展规划的重要标志。天赐路修通后有网友留言:光山与铁路更近了。还有人说:天赐路连接“慢火车”,让“大光山”迈入快速路。

  2019年5月,光山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汪葵说,光山未来的发展,无论是现代农业的升级调整、工业经济的向实发展,还是旅游、电商等第三产业的优化转型,都需要与铁路进行深度融合。

  “慢火车”途经地方与光山都有着相似的经历。

  麻城人说:“没有铁路,就没有麻城的今天。”京九铁路开通运营、“慢火车”开行24年来,麻城城区面积扩大4倍,国民生产总值增长5倍,生态游、红色游、人文游方兴未艾。“人间四月天,麻城看杜鹃”,已成为麻城亮丽的城市名片。

  过去,人们常用“人均七分耕地七亩山”来形容新县。随着“慢火车”的开行和铁路的拉动,新县积极发展全域旅游,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如今,退出贫困县序列的新县贫困发生率降至0.76%,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2826元。

  一条线连接一张大网

  “慢火车”串起了一条线,辐射带动了一片区域,也借由铁路网的完善,带动老区融入铁路网,助力老区打造内陆开放高地。

  公益性“慢火车”的开行,体现了“人民铁路为人民”的宗旨。随着铁路的延伸,大别山不再是贫困的代名词。勤劳智慧的老区人民因地制宜发展生态旅游业,让大别山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变青变绿,鲜活起来、丰富起来。

  2003年,宁西铁路开通运营,在潢川站与京九铁路交会。潢川站成为贯通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方便了大别山老区乡亲的出行。现在,潢川站已成为大别山地区重要的务工流输出车站,潢川和固始闽台祖地、中原侨乡、根亲文化的美名四处传扬。

  2009年4月1日,合武高铁开通运营,大别山腹地进入高铁时代。麻城拥有了令人羡慕的高铁站——麻城北站。从麻城北站乘坐高铁,到武汉仅需40多分钟,到合肥仅需1小时30分钟,到上海仅需4个多小时。高铁推动了大别山腹地的繁荣发展,麻城随之成为鄂东地区最大的铁路枢纽,麻城、麻城北两站每天停靠列车达130多趟,2019年客流量达600万人次。

  如今,穿梭在大别山里的“慢火车”不仅是山区老百姓依赖的出行工具,而且已经与高铁网“连接”起来。“慢”搭上“快”,快慢结合,大别山高质量发展的步伐迈得更加坚实、更加豪迈。

  风笛响彻大别山。作为大别山的扶贫线、文化线和旅游线,铁路滴水石穿,久久为功,已成为老区脱贫致富的幸福线。

  随着《新时代交通强国铁路先行规划纲要》的实施、沿江高铁和京港高铁的规划建设,铁路将为巩固大别山地区脱贫攻坚成果、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发挥更大的支撑作用。

  河南省信阳市政协副主席、光山县委书记刘勇发自内心地说:“一趟‘慢火车’彰显了铁路对老区的关心,一张铁路网让老区搭上了发展的快车,一幅新蓝图让老区坚定了前进的信心。在铁路的带动下,老区一定会在幸福新生活的康庄大道上行稳致远。”

  大别山的明天将更加美好。

  小档案

  麻城至淮滨8332/8331次公益性“慢火车”1996年开始开行,运行在京九线上,共有3节车厢。列车全程运行175公里,最高票价11.5元,最低票价1元。列车穿行于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区,每天7时05分从湖北麻城站发车,9时55分到达河南淮滨站,10时20分从淮滨站返程,13时23分返回麻城站,是大别山老区百姓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在这趟“慢火车”带动下,麻城、新县、光山、潢川、淮滨等沿线县市的旅游业发展较快,脱贫攻坚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列车运行线路:麻城站、罗铺乘降所、西张店乘降所、泗店乘降所、新县站、泼河乘降所、光山站、潢川站、吕店乘降所、台头乘降所、淮滨站。